媒体聚焦
MEDIA FOCUS
嬉水在浅滩,击水到中流——传祺的国际化之路
来源:DearAuto 发布日期:2019-01-23

Pontus Fontaeus努力让自己放松,但毕竟难掩内心的激动,开场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但真正开始介绍ENTRANZE这款概念车时,他却渐入佳境,最后越发地自信轻松。

广汽洛杉矶前瞻设计中心设计总监Pontus Fontaeus介绍ENTRANZE概念车

ENTRANZE是由广汽洛杉矶前瞻设计中心主创的“家用电能新物种”。它的设计灵感源自一场设计师集体出动的公路旅行。它将7座MPV和SUV车型进行了跨界融合,创造了一个具有全新比例的新物种车型。内部采用“3+2+2”的独特座椅布局,反弧造型仪表板非常颠覆传统,表面由软木材料覆盖,软木下降后就成了曲面屏,令人印象深刻。

“家用电能新物种”ENTRANZE概念车亮相2019北美车展

ENTRANZE概念车是广汽洛杉矶前瞻设计中心成立不到1年时间交出的第一个作品,就惊艳了2019北美车展,让因为众多大牌厂家缺席而有点黯淡的底特律COBO中心增色不少。

ENTRANZE概念车是广汽传祺这次最重头的参展车型,这已经是广汽第五次参加北美车展,最早的一次,广汽集团只带来GS4一款车型,本届车展,参展阵容已经扩大到轿车、SUV、MPV全系列,除了ENTRANZE概念车,GM6和GS5也是第一次在北美地区亮相。

广汽传祺第五次参加北美车展,这次带来全系重磅车型参展

进军美国市场只差临门一脚

和以往几次不同的,不仅是更强的参展阵容,更重要的是,这次北美车展,也是广汽近年来在国际化领域取得的阶段性成果的一次集大成的全方位展示。

车展之前,广汽洛杉矶前瞻设计中心和广汽硅谷研发中心首次向中国媒体开放,车展媒体日之后第二天,广汽底特律研发中心也正式揭牌。这个研发中心虽然刚刚揭牌,但实际上已经运行一段时间了,A90项目,也是广汽北美车型的各项法规适应性和市场适应性开发,以及北美地区的各项道路试验验证都已经完成,这也意味着广汽传祺进入美国市场已经到了最后临门一脚的阶段。

2018年4月成立的广汽洛杉矶前瞻设计中心

针对北美市场开发的车型,但实际上和国内有很多不同,尤其是在被动安全和排放方面,大家都知道北美的碰撞安全和排放法规是世界上最严格的,这种法规适应性再开发,成本和技术难度都不小。

2019北美车展媒体日第二天,广汽底特律研发中心正式揭牌

广汽研究院院长王秋景致辞

广汽研究院副院长、广汽研究院美国研发中心董事丁东主持揭牌仪式

张青松(左二)、王秋景(右二)、张帆(右一)、丁东(左一)等嘉宾见证了广汽底特律研发中心揭牌仪式

国际化不只是卖几台车到国外

为什么一定要进军美国市场,为什么一定要国际化?

其实这种质疑不光外界有,广汽内部也一直有不同的声音,在不少人看来广汽传祺还不够强大,目前还是应该专注于做好国内市场。这种认识当然不无道理,但却可能是基于对国际化的不全面的理解。

对一个汽车品牌来讲,真正的国际化,不是参加几次国外的车展,也不只是卖几款车到国外,而是通过整合国际资源、参与国际竞争,最后实现自身能力的提升。这才是“国际化”的应有之义。

参加国际车展只是国际化的“表”,通过国际化,全方位提升综合能力,才是“里”

如何看待美国汽车工业当前的衰落和日本汽车工业的兴盛。原因固然有许多,但国际化程度的不同可能是最根本的。美国因为拥有庞大的本土市场,所以美国三大汽车公司从一开始就眼光向内,虽然美国汽车品牌众多,但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基本上都是北美区域品牌,真正称得上国际品牌的可能只有一个福特。而日本汽车工业不同,由于本土市场规模有限,日本的各汽车品牌从诞生之日起瞄准的就是国际市场,从一出生它就是一个国际品牌——起码目标是这样设定的。

放眼全球,真正强大的汽车品牌基本上也都是真正的国际化品牌。令人遗憾的是,几年前的一版《中国汽车蓝皮书》指出,中国汽车工业最短的短板就是国际化——国际化程度几近于零。

所以,这次北美车展上,广汽传祺展示出的国际化领域新成果,让人欣慰,也令人鼓舞。传祺这个品牌自诞生之日起就很国际化,大家都知道,传祺的第一款车用的是阿尔法·罗密欧的平台,这就是高起点整合国际资源。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传祺的产品研发一是高效——目前平均一款车的开发周期不到30个月,而行业平均是48个月;二是高成功率——“爆款”多,而几乎没有开发失败的车型。丰田章男在参观了广汽研究院之后表示,丰田的每一位高层都应该到广汽研究院学习调研。

广汽研究院院长王秋景说,广汽传祺的国际化采用的是“研发先行”的战略。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国际化”于传祺而言,首要的是能力提升。而国际化的人才队伍,是能力提升的最重要保证。

广汽研究院院长王秋景与媒体交流广汽全球研发体系升级,展望未来

广汽为何要在硅谷设立研发中心?看看这张图就明白了

广汽洛杉矶前瞻设计中心,已经吸纳了包括Pontus在内的15名海外创新创意人才,广汽研究院副院长张帆表示,如果在国内要招到这样15个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除非付三四倍的价钱;广汽硅谷研发中心已经吸引了来自各大著名车企和IT公司的30余名工程师,75%以上拥有博士学位,其中大多毕业于美国顶级名校,如果是在国内——不论上海还是广州,这些人可能也很难招到。

在洛杉矶搞前瞻设计,在硅谷聚焦智能网联、大数据、AI、自动驾驶,在底特律搞整车开发,看得出来,广汽北美研发网的选点,主要还是基于就近吸纳人才为首要原则。

把研发机构设到国外去,并不是为了国际化的面子,而是基于整合资源、吸纳人才的实际需要

需要提升的当然不只是研发能力,财务、法务、人力资源、行政管理、市场营销、公关传播,国际化的过程,也是这些能力全方位都能得到提高的过程。没有国际化,就不可能真正形成这种全方位的国际化能力,也就不能真正成为一个强大的品牌——这也是为什么传祺提出要“成为一个世界级品牌”。

没有这种国际化综合能力的提升,只是卖一些商品到国外,那不是真正的国际化。当年,凭借着便宜,中国摩托车也曾遍布东南亚市场,但随着当地的消费升级,中国品牌摩托车很快又被东南亚市场无情淘汰,到手的市场份额也只能拱手相让。

美国市场是追寻伟大的传祺的必然选择

现在,可以回答为什么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进军美国。因为在美国市场才能最大限度地提升传祺的综合能力,这里的法规最严、竞争最激烈、人才资源最丰富、市场示范效应最好。在美国卖出1千辆车,也比在中东、南美卖出一万台更有意义。美国市场每年的轿车、SUV、皮卡销量冠军大家都知道,可是谁知道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销量冠军呢?

2005年,刚刚决定要国际化的凯迪拉克,决心进军欧洲市场,当时,通用的高层说,欧洲市场是一个汽车品牌真正国际化与否的“试金石”。对中国汽车品牌而言,美国和欧洲市场都是“试金石”,从市场体量上说,中国、北美、欧洲,这世界三大汽车市场,必须在其中两个站稳脚跟,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国际品牌。领克选择了欧洲,传祺选择了美国,都是基于各自品牌不同实际情况的理性选择。

欧洲市场分散,消费者意识保守——欧洲人更难接受一个非欧洲的汽车品牌,所以,坚定地进军美国市场,对于追寻伟大的传祺而言,是别无选择的。

当然难,传祺可以选择一条不那么自虐的国际化之路,但是到中流击水,才能浪遏飞舟啊,在浅滩嬉戏,你能学会的大概率只是狗刨。

2019北美车展广汽传祺展区热闹非凡

传祺人迎难而上,去最国际化的市场完成自己的国际化转型,这既是一种勇敢,更是一种自信。传祺人并没有毕其功于一役的幻想,他们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他们的国际化是一项长期战略,具体的策略分三步走:用3-5年时间以新兴市场为突破口,在各主要区域建设1至2个样板市场,奠定基础;后续再用3-5年时间,以样板市场为中心,扩大各区域市场覆盖率,逐步进入成熟发达市场;最终成为世界级品牌、全球化企业。

广汽全球销售网络和服务体系

目前,广汽传祺已成功在中东、东南亚、东欧、非洲、美洲五大板块16个国家落子布局,初步构建起全球研发、销售和服务体系,战略规划的第一步已告完成;这次,以北美三大研发机构及北美销售公司全部投入运营为标志,传祺国际化战略的第二步已经迈出。

分享到: